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毕苏&楼诚】修罗道 11

龙战于野通贩小广告,不许撕掉

十一、

于曼丽在阿诚身边坐了一会儿,阿诚手臂搭在沙发背上把人虚虚地圈拢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握着她的纤纤玉手,食指在手背上轻轻点着,凑在她耳边只顾说小话儿,也不知道都说了些什么。过了一阵子,于曼丽抿着嘴轻轻推了他一把,娇声道:“那边还有我的几个熟客,天天都来捧场,今天等了一晚上了,我过去打个招呼就来,你可别走呀。”

阿诚学那风流公子哥儿的做派,嘴上笑着说好啊你去吧,却攥着她的手不放,于曼丽刚站起来又被他轻轻一拽牵了回来,抬头看着她在指尖上吻了吻,才把人放走了。

于曼丽腰肢款摆地去了,一连转了几张台子,路过童虎那桌时,早就有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涎着脸出来拉扯,于曼丽哪里把这伙流氓放在眼里,只是她现在伪装着舞女的身份,和76号的人动刀动枪反而会露出马脚,况且明诚就在不远处坐着,遇到这种情形是绝对不会坐视不理的。

于曼丽被那伙人推搡搂抱着也不恼,被人一把搡进童虎怀里,掠了掠头发银铃般娇笑道:“您别这么着急嘛,要我来陪也可以,不过我得先去跟明少爷打个招呼,否则他要不高兴的。”

童虎听了乜斜她一眼,醉醺醺地一笑,一手依旧搂着于曼丽不放,一手从后腰拔出枪来,随手扔在桌子上,把脸往于曼丽雪白的脖颈处拱着,含糊不清地道:“我管他什么明少爷,来一个,老子就毙一个,来两个,毙一双!”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笑,童虎几乎没听到什么响动,衣领子已经被人从后面揪了起来,于曼丽身上的粉香味迷得他神魂颠倒,还没睁眼看清身后的人是谁,脸上便结结实实地挨了一拳。

童虎被打得撞飞出去,小桌上搁着各种酒瓶小食,通通随着他跌出去打碎在地上,干果滚了一地,阿诚手撑着沙发靠背腾身侧翻,顺势在沙发上坐下,随手抄起桌子上童虎刚刚拍在桌子上的手枪,紧接着朝后靠在沙发上,抬腿一踹桌子,哐啷一声将整个桌面都踹倒,看都不看那一团糟乱,伸手将于曼丽搂到自己腿上坐着,看着她笑道:“好琴也不是人人都能弹的,是吧锦瑟小姐?”

阿诚在百乐门闹了这么一场,旁观者不知情,只道是明家少爷为了红舞女和人争风吃醋闹的。阿诚闹过了更不怕事,顺手把童虎的枪插在后腰,搂着于曼丽扬长而去。他在华懋饭店常年开着一间房备用,当即做戏做个全套,载着于曼丽驱车到饭店,宵夜叫进房中,过了一两个钟才从豪华套间里出来。

于曼丽接了阿诚的情报,自去找时间和上峰对接联系,阿诚则开着车自回明公馆去。

他回到家里,无声地取钥匙开门换鞋,天已经很晚了,他不欲再打扰明楼,轻手轻脚地脱了大衣拿在手里,准备上楼在自己房间里睡一晚。

不料明楼书房里的门半掩着,灯也没关,在里头听到些微响动,便扬声道:“阿诚,进来。” 阿诚在客厅里吐了吐舌头,将大衣撂在沙发上,推开书房的门,见明楼坐在沙发上,腿上盖着毛毯,手里拿着本书在读,见他进来了,揉了揉眉心放下书瞥了他一眼:“回来这么晚,惹上事了?”

阿诚过去给他茶杯里添了水,轻描淡写地道:“闹了一回倒是真的,对方是76号的人,但当时那样的情况,我闹得越大旁人才越不起疑心。”紧接着就将今天晚上在百乐门打了童虎的事情对明楼讲了一遍。

阿诚当这事是汇报工作,因此也什么都不瞒着,明楼听着却起了兴,阿诚一身衣服还没有换去,被明楼抱到腿上坐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摸进他下摆里,摸得熟了又往下滑,解开他的皮带,拉开裤链把手伸进去不紧不慢地狎玩,笑道:“明天这事要是传出去,说我明楼的身边人在舞厅里跟舞女胡混,我这张脸往哪儿放,你说我该不该罚你?”

阿诚搂着他的脖子低头去亲,眉梢眼角依旧带着还没收束回来的风流倜傥,作势去咬明楼的嘴唇,却又收回牙齿用舌尖去舔,笑得很是轻俏:“那还得劳烦大哥为我遮掩一二。”

童虎脸上挨了阿诚一拳,第二天眼圈青紫,一瘸一拐地挪到76号梁仲春办公室里跟姐夫哭诉,梁仲春开始尚且不知是阿诚,见自己的小舅子被打得如此之惨,也有些不高兴,童虎好歹是在自己手下混的,打狗还得看主人,动手的人竟然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实在是不像话至极。

梁仲春眯起眼睛,拐杖跺了两下地面打断了童虎的哭诉:“行了行了,这仇我来给你报!你看到那个人的脸了吗?”

童虎捂着半边眼睛一咧嘴,还不敢扯动大了,他看着阿诚也是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想了半天突然福至心灵,叫道:“姐夫!我他妈想起来了,就是上回我开车送你,咱们在大门口遇到的那个……那个谁!”

梁仲春隐隐觉得大事不妙:“哪个谁!”

童虎捂着脸比划:“就上回您要去打个招呼,他眼睛翻着上天,直接没理您就走了的那……”

一句话没说完,梁仲春抄起拐棍砸了过来:“你给我滚出去!!”

而后他腿脚一软,朝后瘫坐在椅子上,目光涣散着长长地吸了口气,喃喃地道:“我是拼着这张老脸不要,去给人跪舔呐,还是直接自我了断,一了百了呐……”

明楼上午照常在政府办公厅开会,办公厅向来文山会海,千头万绪事务繁多,好在阿诚办事利索,拿着流程一项一项地过下来,倒也顺利。

会议休息期间,阿诚没泡咖啡,换泡了润肺清热的茶端进来,明楼正低头整理文件,抬头合上钢笔笑道:“下午的行程就不要安排了,中午吃完了饭,你开车,我们到76号去一趟。”

阿诚原以为事情就算完了,没想到明楼百忙之中还要亲自杀到76号去找茬,倒是怔了一下,点点头应道:“知道了。”

明楼笑着端起茶杯啜了一口:“你既然已经不讲道理了,那我怎么也得跟着不讲道理到底,这事儿才能算完。”
tbc

热度(256)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