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毕苏&楼诚】修罗道 7

明楼目送着阿诚头也不回地上楼,张了张嘴想说话,却没来得及,紧接着楼上房间就碰地一声关上了门,声音还挺响。明楼坐在原地摸了摸鼻子,站起来踱进厨房遛达了一圈,想来阿诚是在办公厅得知他和汪曼春出去吃饭了,连宵夜都没有给他买。

明楼在楼下挨了一会儿,终究是硬起头皮上楼敲门——阿诚在二楼的房间是他十岁那年搬进来就收拾给他住的,刚来的时候他认生,又被养母虐待怕了,夜里睡不稳做了噩梦,就摸下楼来抱着膝盖坐在明楼书房门口,坐着就睡着了,明楼发现了就把他抱进去,好生哄着他,说是害怕了就下来跟大哥一起睡。

所以阿诚在明家住了十几年,二楼他自己的房间反而比书房进得少,这会儿他坐在自己房间里倒也没有睡,想起来前一段时间明楼用得顺手的那支钢笔笔尖磕坏了,就拿出工具来修理,谁知他刚开了个头,外面明楼已经敲了门:“阿诚,阿诚啊……”

阿诚面无表情,放下工具几步走到门边,刷一下拉开门,明楼看见他开门就抿起嘴角笑了:“在干什么呢,还用得着关门啊?”

阿诚板起了脸反问他:“这么晚了,大哥怎么还不睡?”

明楼伸手去握他搭在门锁上那只手的手腕:“阿诚你听我说,让你去跟特情那边对接,是为了确认消息,而我和汪曼春吃饭也是为了打听消息,只不过没有提前告诉你,这一点你不能否认吧。”

阿诚任他牵着自己的手,低着头不挣脱也没反应,明楼用拇指在他掌心里摩挲着:“而且我还没吃饱,你今天又不给我买宵夜了,我现在饿得简直睡不着。”

阿诚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漆黑明亮的眼神似笑非笑地在明楼脸上转了一圈,也不让着大哥了,甩开他的手自顾自地先往楼下走:“恕我直言,我觉得晚饭您还是少吃一点得好,这样看来,以后就该让您和汪小姐多吃几次饭。”

毕忠良自从在苏三省身上硬过一回,对他的屁股更加念念不忘起来,然而李默群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76号上下都紧绷着一口气不敢松懈,每天地牢里刑讯,大街上抓人,严刑拷打,加倍酷厉,宁可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

毕忠良原本不想折腾得这么声势浩大,他是个聪明人,懂得强极则辱过犹不及的道理,在这样人命如草芥的世道里,杀人者也必将被人所杀,但他手下的这几个处长队长,哪一个不是争权夺利好大喜功的。

毕忠良在李默群那里开了一上午的会,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地听李默群把76号上下骂了个狗血淋头,也不留在总部吃午饭,径自让刘二宝开车回76号去,亲自重新审一遍人犯,务必要赶在两天之内给李默群弄出来一个明确的报告结果。

苏三省因为汪曼春不给他提审的机会,他又不想一天待在办公室里,和毕忠良抬头不见低头见,只能带着队在外面乱转,见到可疑分子就不由分说拷起来扔回地牢去。这天他带人出外勤回来,正好在76号大门口碰见了阿诚。

阿诚早就看到了苏三省,知道他是前军统上海站的副站长投诚的,心里一转念,在院子外面停了车,打开车门走下来要同苏三省打个招呼。他今天脸上架着一副茶色墨镜,皮质长风衣斜斜披在肩上,冷眼看着苏三省走近,摘下墨镜微微一笑,上前两步朝他伸出手去:“这位就是苏队长吧,真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苏三省一怔,明诚这个人物对他来说才算得上是如雷贯耳,他疾步上前,双手握住阿诚的手深深一躬:“明秘书长,幸会幸会,您这么说真是折杀我了。”

阿诚笑着收回手来,从大衣口袋里摸出烟盒,先给苏三省敬一支,抖出一根来自己叼在嘴里,又凑近了些替他打火,苏三省中指和无名指夹着烟徐徐喷出一口来,从上腾的烟雾中睨着阿诚道:“今天三省还有公事未了,得先失陪了,明秘书长日后如果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尽管吩咐一句就好。”

苏三省虽然容貌姣好,但讲话语速很慢,声音低而沙哑,阿诚不知怎么的,却从他那低沉的烟嗓中听出一种妖娆的味道来,他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苏三省,含笑道:“那怎么好意思呢。不知道毕处长现在忙不忙,麻烦苏队长进去帮我转达一下,我在这里等。”

苏三省听到阿诚提起毕忠良,眼中憎恶之色一闪,淡淡地道:“毕处长早上到总部李主任那里开会去了,还没有回来。”

阿诚同他并肩往楼里走:“那我进去等他。”

阿诚不是76号的人,由年轻的女档案员在办公室倒茶接待,他人既年轻俊俏,又口角风流,逗得女职员娇笑个不住。然而他在接待室里等了一会儿,苏三省也不知道在哪里忙,就打算自己去毕忠良的办公室看一看。

毕忠良的处长办公室单独设在僻静拐角处,这样办公室既可以收拾得面积宽大些,也能够应付一些突发事件,阿诚刚要抬手敲门,突然听见里面传来一阵极低的喘息。

办公室的木门隔音颇好,但是阿诚经过专业训练,五感敏锐,尤其耳力极佳,他悄无声息地上前一步,听见里面毕忠良断断续续地道:“舒不舒服,你叫,快叫出来让我听听……”

另一个人一直不肯出声,不知道毕忠良突然间把他怎么了,那人突然带着哭腔破口大骂:“毕忠良!毕忠良你这个畜生王八蛋……唔!”紧接着是一些杂物碰撞掉在地下的清脆碰撞声。

阿诚在门外听得连连摇头,提着公文包转身就走,打算回家以后跟明长官委婉地提议一下,毕竟他大哥领导下的76号,歪风邪气竟然一至于斯,长此以往如何了得。

tbc

热度(221)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