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楼诚&毕苏】修罗道 2

大家的祝福我都收到啦,祝大家新年快乐,鸡年大吉吧!w

给这个撒点土。

二、

明楼在政府办公厅里开了一个上任的新闻发布会之后,就让阿诚开车到76号来。午后下了小雨,彤云密布,天气十分阴冷,苏三省洗完了澡,准备去地牢里审问犯人,汪曼春穿着宝蓝色短皮衣从76号走廊里一阵风似的跑出去,高跟鞋顿在地面上发出清脆快乐的响声。苏三省没见过她这样子,侧身靠在窗户边上往外看了一眼。

明楼带着汪曼春到家谢师,阿诚听了他的吩咐,开了车重回到76号,直接带着准备好的礼物去拜会了毕忠良。

毕忠良因为此前听说过很多艳闻,十分有兴致与之进行面对面的深入交流,将人迎进办公室里,再四请他坐下沏茶详谈。

阿诚在76号没有职位,毕忠良让了他好几回,只不肯坐,将一个礼盒隔着桌子双手推给他,一欠身微笑道:“多谢毕处长,我家先生有几句话托我转达——初来乍到,原本应该亲自过来拜会,只是政府办公厅公务繁冗,现在经济情况又不甚稳定,所以76号的事务,还要请毕处长多多费心。些许薄礼,不成敬意,改日得了闲暇再与您一叙。”

毕忠良不动声色地打量阿诚,见他身材高挑,腰细腿长,是个十分俊美的青年,再加上言辞徐舒,谈吐有致,至少表面看来,绝非只是传闻中所说的“房里人”,至少明楼身边里通外传、迎来送往,全在此人身上,少不得打起精神敷衍一番:“请明秘书长上复明长官,等他有了时间,我一定前去汇报工作,只是这礼物,作为下级我实在是不敢受的。”

阿诚放开手后退了一步,微微笑道:“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只是一些特产,毕处长倘若不收下,先生要怪我不会办事了。”

明诚笑语低沉,话说得十分软款中听,毕忠良生受了他的好意,亲自把人送到门口,回去打开礼盒清点,花雕和红酒各一瓶,衣服料子一匹,法国香水一瓶,高档精美的四样礼物,两样给他,两样给他太太。

阿诚送完了礼物回去复命,梁仲春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在76号门口下车,他弯着身子打算与阿诚打个招呼,阿诚却早就衣襟带风地上车去了。梁仲春睨着他的背影想了一会儿,今日给梁仲春开车的是他小老婆的兄弟,是一个名叫童虎的地痞,他姐姐给梁仲春做了小,央着梁仲春提携他,在76号里给谋了个差事。这时见见梁仲春阴着脸,盯着阿诚远去的车子久久不动,就摇下车窗问道:“刚那人谁啊?见了姐夫也不知道问候一声,真他妈的嚣张。”

梁仲春气了个倒仰,用手杖连捅几下车门,示意他说话注意些:“他问候我?你知不知道他是谁,76号新上来明长官的私人秘书!知道什么意思吗?”

他小舅子大字不识几个,一天学没上过,进了76号就跟着人打打杀杀,哪儿晓得官面上的事情,因此连连摇头,伏在车窗上等着听他姐夫的高见,梁仲春恨铁不成钢,手里拐杖一摆:“算了算了,这事儿跟你就说不着!”

说完自顾自一瘸一拐地进76号去了,他不知道阿诚这回过来是做什么,但凭他个人的经验告诉自己,这个人看起来是可以拉拢的。

他泡了一壶茶,倒在椅子里坐下,将拐杖倚在一旁,悠哉地盘算了起来:都说明长官身边有一位很能干的秘书,模样既俊,身条又好,当年明楼出国留洋的时候就带在身边,非常宠爱,现在进了新政府,两人更是形影不离了。这明长官漫说没有老婆,即便是有了老婆,能有秘书懂得陪小意,体贴人吗。

显然不能。

梁仲春自认为他的推测不错,为了给这番猜测找到一个切实可靠的证据,还十分体贴地以己度人一番,就比若他自己罢,一共讨了两个老婆,若是大老婆求他办事,可办可不办的,办不办呢,不办,可小老婆就不一样了,就说他那瘪三弟弟童虎,屁大本事没有,专会给他惹麻烦捣是非,他照旧给童虎擦了好几次屁股,还给他配了辆车开着,不就是为了博小老婆一笑么。

倘若按照这样妻不如妾,妾不如偷的理论,那么阿诚在明楼面前,岂不是比小老婆说话还要管用!

梁仲春盘算已毕,一拍大腿:“这个人啊,我要好好的笼络。”

阿诚不知道自己被人惦记上了,他急着去汪芙蕖家里接明楼回酒店,汪家请了新政府经济界的一班翘楚,正在大厅里高谈阔论,阿诚在门口一打眼看到大姐的车子,急忙要躲时已经来不及了,被下车的明镜一眼瞪过来,她今天穿着一件灰色毛领子的皮草大衣,一张清寒艳丽的脸上脂粉不施,眼神冰凉凛冽,攫住了阿诚微微一笑:“阿诚,你大哥回来多久了?到家头一件事不先来见过我这个姐姐,倒是惦记就来谢师了。他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大姐了?!”

阿诚见势不好,忙追着上去拦劝,里头明楼还不知道和汪曼春怎么样卿卿我我,他稍微慢一步,明镜高跟鞋踏得地板脆响,转眼间已经进门去了。

阿诚站在明镜身后,听着她撕破脸皮,将汪家合家大小挨个问候了个遍,又回过头来将明楼骂了个狗血淋头,明楼被结结实实扇了一巴掌,在明镜面前恭敬伏首说明楼不敢,暗地里只拿眼睛瞪他,阿诚若无其事地望着别处,假装什么也没瞧见。

及至两个人从汪家出来,坐在车里,明楼在后座上挪了挪下巴,又摸了把脸,让阿诚在后视镜里看到了,嗤笑一声:“要我说,在汪家的假戏做得太真了,也是活该让大姐瞧见。”

明楼不语,半晌,却伸出手去,把手指塞进阿诚的后脖子里暖着,阿诚嘶地吸了口气,没好气地缩了缩脖子:“拿开拿开,爪子冰凉的。”

明楼偏不拿出来,笑着用手在他后脖子里摩挲,一边闲闲地问他话:“去见过毕忠良,东西都送到了?”

阿诚哼笑道:“是,他还跟我客气,被我硬推过去了。不过有一点,这个人的眼睛,生得很不老实。”

明楼听了,变本加厉地把整个手都伸进他领子里去,不晓得在掏什么,阿诚一缩脖子,把着方向盘坐直了,听后面的人慢慢地道:“那你以后少往那边去,有什么话我找别人去说。”

街上人多,阿诚开车速度也不算快,得空出来往后甩了他一眼,笑道:“倒是您自己以后少往汪小姐那边去吧,省得大姐知道了,你们两头都拿我撒气。”

tbc

热度(266)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