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谭郝】金雀雕笼 完结章

三十、在这宗惨案,我是同谋,绝对是同谋

谭宗明在老城区的项目后续审批开工都极顺利,也没有人再来找茬,他自然知道是谁在从中出了力。漫说这项目还没到他人手里,就算有旁人真的敢吞了这口肥肉,要让人活活吐出来,也就是郝晨吩咐下去的一句话。果然没几天又传出风声来,带人捅了他的包工头夜里在工地上巡视,被高空坠落物砸死了,带了安全帽也完全不顶用,事发现场处理的时候,包工头的脑袋几乎被重物压得完全变了形,颈椎也被砸断了。

这件事情谭宗明当天便听人说了,他倚着休息室那张不大的床,只是笑了笑,郝晨是他身边养出来的孩子,当日他反水出去是他的本事,谭宗明后来也看得开了,甚至心里还带着欣赏意味的,但如今他撑不下去要归附要驯服,谭宗明身为大佬,却有他自己的做派,郝晨只是替他办了这么一桩事还是远远不够的。

消息馈到郝晨那里,说依照晨少的吩咐,项目拿下来了,谭宗明依然是白日里转工地,夜里留舞厅,没有别的去向,倒是晨少留的卡,一部分是药费,剩下的大半儿……买的东西都像是女人用的。

郝晨面沉如水地靠在沙发里,双腿交叠的坐姿堪称优雅,但他当着外人的面儿大部分时候都是没什么表情的,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手底下人汇报过一轮,各自退了。他当年把枪顶在谭宗明头上都不犹豫的性子,如今却有些惘然,他谭宗明怎么就在什么境地下都能毫无障碍地泡妞把妹,自己这般跟他置气,到底又图了个什么。

地头蛇们经过包工头这次事故,隐约知道了谭宗明虽然是个外来户,却是不能正面硬杠的,便又想了个龌龊法子——这舞厅里的舞娘未进来之前全是暗娼,算是替他们找到了堂堂正正整治谭宗明的由头。

夜里舞厅突然来了警察,说是查到这么个卖淫窝点儿来扫黄的,舞厅地儿不大,警察们巡视一圈没抓到一个嫖客,上二楼在休息室里抓了伤刚好不久还在休养的谭宗明,当即把人从被窝里铐出来带回派出所去了。

谭宗明不慌不忙,他知道自己身后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也知道自己一旦出了什么风吹草动,用不着费什么心思就会有人替他解决,不过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局子却是从没进过的,权当初次体验。

他这厢悠哉地进去了,在老城区盯着他的人却通没好脸色看,郝晨听了消息几乎气死,先在电话里喷了盯梢头目,你们怎么盯的,吃饱了撑着都在外头干什么?接着喷警察局,谭宗明是谁,轮得到他们来铐来教训?人在哪?哪个分局?!

他上位后素来阴沉,喜怒不形于色,这时发怒训人倒是让他看起来有了些人味儿,下头人隔着电话,终究不像面对面这样怕他,战战兢兢地回:“晨爷,现在也没人知道谭宗明到底是谁了啊……不不不,您别生气!人被扣在派出所,我们现在就去提人!”

谭宗明在派出所睡了一夜,第二天大早就被放出去了,所门口停了辆黑色宾利,司机站在门边替他开车门:“谭爷,晨少请您回去。”

谭宗明眯起眼睛淡淡一笑:“是么,不过现在是你请我回去,不是他在请我。”说着绕开司机和宾利车尾,径自走了。老城区派出所离他的舞厅麻将房地儿都不远,他也没受什么伤,溜溜达达地晒着太阳进了舞厅的门,宾利车始终不近不远地跟着,停到楼下,半下午的时候被人围观了个够,才缓缓开走了。

郝晨这次听了回话没恼,倒是笑了。晚上吃完了饭,换了身好衣服便让人备车,车子还是他小时候跟谭宗明常坐的那辆,他曾经无数次衣冠清洁地坐进去,再浑身赤裸着被谭宗明裹着西装风衣抱出来。车子在夜色里驶过千般风物万种繁华,可他终而知道谭宗明所在之处才是他的圣地迦南,笼中雀飞得再远,终究还是足上拴了瞧不见的红线,日暮时便需金乌坠海,需倦鸟还林。

出城时大货车渐渐多了,郝晨带的一队豪车便压在货车的阴影里,车队在舞厅门前停着,一直排到街尾,华灯闪烁。郝晨让司机把前后之间的挡板升起来,到舞厅里去请谭爷。自己依然坐在车里,他穿一身手工西装,车里暖气开得足,晕出点在腕子上一点恼人的暗香。

郝晨半张脸都藏在阴影里,抬手时腕子上百达翡丽的碎钻投射出一空细碎星辰来,西装扔在身旁,他不紧不慢地扯了领带,丢在一边,脖颈微抬起,手指修长柔软,衬衫扣子被一颗颗解开,从上到下,领口褪至肩头腰际,按开皮带,蹬掉长裤,直至浑身赤裸,他看得到车外的世界,外面却看不到他。

谭宗明走出舞厅的时候,司机便垂手在台阶口没跟上来,只是请谭爷一个人过去。谭宗明开了车门,车子里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手掌削薄,指节如白玉春葱,等着他来握。两年前他差点死在这双手中,如今再次看到,却还是记得自己曾经烙在那无名指上的一个吻,还是觉得这手好看,不带珠宝显得太空,想在自己吻过的指节上添一枚戒指。
End

热度(432)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