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东凯】淬骨之火 结局

十九、那一年,让一生改变 

王凯推着靳东靠在墙上,两只胳膊搂着他脖子亲上去,王凯亲吻的表情很甜,上节目亲带着马头的女主持yoma,拍综艺亲白鲸,得了个铃铛都要捧在手里亲一口,他就带着这种得了好东西的甜蜜表情捧着靳东的脸吻他,靳东笑着低声骂了一句,搂住他保持了平衡,王凯也边亲边笑,胳膊吊着靳东的脖子,几乎要挂到他身上去。 

靳东低下头用额头抵着他,觉得温度倒是降下来不发烧了,一抬头就看到侯鸿亮转过走廊,俩人打了个正正的照面。

靳东搂着王凯在他腰上拍了一下:“不要闹了,站好。” 

侯鸿亮站在离他们两米远的地方扶了扶眼镜,靳东没事人似的薅着胳膊把王凯拎下来,越过王凯肩膀和人说话:“你把我叫出来想问这个?那你都看到了,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而且你看到了肯定也不会说出去的。” 

王凯懵逼着从靳东身上滑下来,他相对来说年纪小很多,对老板的态度没靳东那么随便,酒也吓醒了一点,站在靳东旁边摸了摸鼻子尴尬脸:“……侯总。” 

侯鸿亮看着他挑了挑眉。

 “当家小生。”靳东把王凯推出去:“还指着给公司赚钱呢,你想说什么?” 

侯鸿亮指了指他,多早晚要被靳东给气死:“那你呢,你就可以胡来了是吧。” 

靳东啧一声:“我啊,我当家老生。” 

王凯看着他哥悍不畏死地跟老板出柜,用已经不太灵光的脑子想了想,终于想起来靳东刚才接了电话拉他出来大概是想和他说什么,比如做好心理准备之类的,被他借酒打岔掉了,亲着靳东让老板逮个正着。 

王凯耷拉着眼角,狗腿地对着老板嗷一声:“侯总不要卖掉我!” 

侯鸿亮点点头:“好的呀,不卖掉,你多拍戏多挣钱,你们俩注意点不要被人拍到。”

他转眼斜了靳东一眼:“你就祸害你师弟吧。” 

靳东不乐意,眉头一挑反驳他:“两厢情愿的事儿,怎么能叫祸害呢。” 

侯鸿亮一拍门框指着他:“不祸害你师弟,你就祸害我。还饿着呢,我再不进去里头没饭了。” 

靳东和王凯并排把他目送进去,靳东回头捏王凯:“过来,再亲一个。” 

王凯盒盒盒地表示不敢了,酒都他妈吓醒了,再亲一会儿人又从里面出来,又要骂一顿。 

靳东比他喝得少,脑子转得快:“我和老侯关系特别好。” 

王凯懵:“啥?”你跟他关系好他照样骂你。 

靳东弯起嘴角,表情有点坏,看起来更像他年轻的时候:“你不亲,我就跟他说,让他把你卖掉。”

 …… 

八月中,侯鸿亮拍板送片子参加威尼斯电影节,对着临走前的靳东王凯拍拍桌子:“你俩要是拿不回来一个奖,就不用回来了,留着给威尼斯填海造陆吧你们。” 

电影节当天他俩走红毯,口袋巾是对方西装的料子和花色,鞋是同品牌表是同款,双男主互相搂着转了三面让世界各地记者拍照,玉树临风,养眼得很。 

金狮奖最佳男主提名的时候,靳东有一种极强烈的预感,或者说他感受到了一种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的声音。靳东侧过头去看坐在身边的人,冥冥之中觉得他应该会得奖。

他们都做出了很多努力,然而比努力更重要的是在戏剧演绎里瞬间的精神迸发和情感灵性的升华,就像王凯自己所说的那样,所有一夜之间的改变,所有的结果都是一个又一个自我选择的叠加。 

台上主持人报金狮奖最佳男演员,不出他所料。 

王凯笑着站起来跟他击掌,他们习惯这个动作,靳东稍微蜷起手指握住他的指尖,笑着看他走到台上去接过嘉宾颁的奖杯,是一座带双翅膀的小狮子,王凯果不其然又去亲一下奖杯,看着台下的靳东笑。 

阳光耀眼。 

靳东在台下被记者拦着采访,问他师弟得了奖而自己没有,会不会留下什么遗憾,靳东听了只是笑,说王凯是我师弟,他拿了奖我发自内心的高兴,路也都是年轻人走出来的,虽然我现在也还不老,但他真的很优秀。他是这么优秀的一个演员,我这次来呢,只是来傍角儿的。 

王凯因为刚得了奖,不便在威尼斯到处逛,但让他待在酒店是肯定呆不住的。他和靳东并肩在大街上走,身高相貌都是东方人里最惹眼的那类,靳东还好,他却不得得带个黑超遮着,俩人讨论了一路当年《魂断威尼斯》的取景。

后来王凯干脆在沿街店子里买了个威尼斯面具挂在脸上,盒盒盒地说他当时去跨界唱歌的时候,有个变身美公爵的设定,我自己后来看那字幕,觉得特别耻! 

靳东抬手去摸他遮了半张脸的面具,手指上蹭了一点金粉,说这个造型有点像歌剧魅影,我那会儿在百老汇看剧的时候看过这一场。不过那些男高音啊,年纪都大了,唱的很好听,但是没有你好看。 

他们所在的是魂断威尼斯拍摄景点一处被战火熏黑的古旧墙壁,靳东抬手捻掉指尖上的金粉,托着王凯有点翘的下巴亲了下来。 

他们回到酒店之后王凯提议说看一遍原片,但是片没看到最后人已经滚到床上去了。 

后来他们回到北京,入则师兄弟互睡,出则办公室恋情,每隔一段时间其中一个就会提议,来来咱们再看一遍试试,但每次总还是看不完。 

END

热度(767)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