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东凯】淬骨之火 16

十六、懂事之前,情动以后,长不过一天

王凯被靳东狠狠揉在怀里,他的下颌压在靳东肩膀上,靳东呼吸声近在耳边,很重很沉,电影还在继续放着,背景音乐是一首很老的情歌。

靳东的手机在茶几上响起来,王凯轻轻拍了拍他后背,靳东捏着眉心去接,是导演的电话,叫他们下来补拍镜头,最开头王明冒着雨去靳明宇公司的那场外景。

靳东听了挺不乐意的,这么大雨他倒是坐在办公室里的,王凯就合该出去被淋。他跟人好上以后平常可以不显山不露水,人都奔四张了再秀也不合适,但关键时候护短得很。王凯做着口型问他他也不理,一手拿电话一手攥着人手腕子。弄得李雪在电话里急,跟他提了个大声儿的:“现在不拍什么时候拍你就说?!”

那边一大声王凯倒是听见了,给靳东又打手势又做口型的:不就是导儿加戏嘛,别生气别生气。

靳东挂了电话扔在一边,指了指王凯哼一声,站起来穿衣服:“就你逞能,我这是给你求情呢,要加的可都是你的戏。”

王凯帮他把电视关了,没喝完的酒收拾好,低声笑道:“没事儿,大夏天的也没多冷,我们拍知青那会儿,那才叫受罪呢。”

他们果然在大雨里头折腾了快半晚上,王凯打着伞在雨里走位拦车,下车继续被淋,工作人员都穿着雨衣雨鞋或者在车里,但是王明为了追求狼狈的效果,等这场过了的时候王凯几乎浑身没有一处不湿的。

大家都站在大楼宽阔的檐下面,王凯被人打着伞送上来避着的时候,雨势才稍微小了一些,已经凌晨三点了。

王凯站在檐下拧衣服下摆的水,边拧还边跺脚,靳东手臂上搭着大块的浴巾,皱着眉给他兜头披上揉了揉头发,王凯湿漉漉的从浴巾里裹着探出头来,他前额的头发还竖在浴巾外面,表情和眼神都像某种动物。靳东被他那眼神闪了一下,忍不住就笑了,说你自己擦,我去给你倒点热水。

王凯喝了水,又补了一条王明和头儿在屋檐下的接头电话,这场大雨戏才算磕磕绊绊的拍完了。

夜戏收工雨也差不多停了,王凯要回自己屋里靳东没让,王凯就在他房间里洗了个澡,干净蓬松地躺进被子里去,他精神太紧绷松懈不下来,反而睡不着,靳东简单地冲了一下出来,怕他着凉了,又给他倒了杯酒。

他们没关灯,在细雨声喧的凌晨五点前,最浓烈的黑夜里分着喝了一杯酒,皮肤上是同一种沐浴露味道,他们一直在说话,说了在学校的时候,拍琅琊榜和伪装者的时候,每句话都在暗示着什么,每句话都与真正的主题擦边而过。

话都尽了,剩下的全是不能宣之于口的意马心猿,神魂颠倒。

王凯撑起来想再下去倒一杯,不知道是需要借酒盖脸还是借酒助眠,靳东握着他肩膀把他扳下来搂住,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叫他的名字,王凯。

王凯,戏是假的,但我是真的。

王凯用黑漆漆的眼睛看着他,一眨不眨的,然后靠过去亲他,修长的大腿裹上他的,在亲吻的间隙里喘着回答他,我知道。

这是一个阴天的早晨,房间里拉着遮光窗帘就像黑夜一样,他们一上午都在床上纠缠着,像茂盛热带雨林里的两只野兽,只是闻着对方身上的汗味儿都能欲情勃发,可这还不够,手掌揉按过胸前和小腹,下滑到腹股沟时膝盖便愉悦地蜷缩。撞进去被填满却毫不餍足,王凯被靳东推挤着后背碰到床头,床头的酒杯在摇撼中落下来滚在地毯上,没人去管。靳东一旦把话说明白了姿态就极其霸占,要亲要抱要操,要不停证明。王凯觉得自己在极乐里发泄过后,浑身热得要烧着,迷迷糊糊地感觉靳东把自己撤出来,套子扔进垃圾桶,扯了纸巾给他擦,伏在他身上吻他的嘴唇和额头。

嘴唇贴上来在额头上一贴,靳东就知道这还是给淋得发烧了。 王凯自己倒没觉得有什么,卷着被子一条腿挂在上面,颧骨透着点不正常的红,不知道是情事刚过还是烧的,眼神又湿又软,哑着嗓子说没事东哥,我睡一觉就好了。

靳东摸了摸他的额头,摆摆手让他睡觉,自己到外面打电话给助理让买点退烧药,打包吃的和咸粥上来。

王凯在睡觉的间隙被靳东叫醒了一次,吃了粥吃了药,接着睡倒。靳东补了两三个小时觉就起来了,他下午的戏比王凯多一场,也没多少时间可休,提前到片场化妆去了。

王凯一直睡到助理打电话叫他去片场,他今天是外景,戏份就是从靳明宇被警察跳弹打中,担架抬出来王明正好在楼下撞到的那场。

靳东拍完了室内,服装来给他穿着一身血迹的衣服,又补了一下脸上的血痕,他坐担架上的时候还在跟人笑,说哎呀这可算是领了便当,可以杀青了,然后往担架上一躺,随时准备开拍就做气息奄奄状。

王凯楼下跟着救护车警车一起等开拍,他烧还没退,天又闷热,站久了出一身虚汗,渗在灰色T恤的后背上,他看到靳东被担架抬出来。他突然想起来在几个月前靳东在新疆摔了腿,他在云南炽热的阳光下觉得心脏揪紧,爱念猝不及防在青天白日得以昭彰,无所遁形。

现在戏里的王明是不是也是一样的心情。

王凯脖子上全是冷汗,在救护车门关上之前突然蹬地发力,扳着车门窜上去。

车里有空调,但拍摄人多,看着就闷热。王凯额头上的汗一滴滴砸下来,和靳东脸上的血浆混在一起,他在高烧里觉得自己是王明,又并不全是。他狠狠攥着靳东的手,掌心是不正常的高热,靳东浑身是血,躺在担架上嘴唇微微颤着,将嘴唇压在王凯耳朵上说台词。

我要是不死,我俩的这点事儿,迟早要被写进去。

他俩确实有事儿,戏里台词穿透戏外现实一语成谶。王凯捧着靳东的手,额头贴着他手背,靳东觉得他的额头烫得惊人,还有什么滚烫的液体不断地滴在手背上。

真他妈心疼。

tbc

热度(553)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