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东凯】淬骨之火 14

余本链接:《金雀雕笼》❤


十四、手心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剧务在外头敲门,里面王凯倏然清醒之下抬手就去捂靳东嘴,他刚才叫得声音哑了,倒是听起来很像睡着了被吵醒的样子:“哦没事儿,我已经睡了。”

他们第二天都是有戏的,剧务想了想觉得再去问靳东说不定也是打扰了人,在门外答应一声,举着手机按开的手电筒回去了。

他俩一张床上睡到半夜,靳东醒了,摩羯座从他那后知后觉的慢劲儿里咂摸出一点不对头来,这一点不对头的引线后面紧跟着千头万绪纷至沓来。王凯倒是真累着了,侧着身子睡得很熟,睡相也好,因为瘦,长手长腿的却不占什么地方,头微微往靳东肩膀这边偏着。

靳东摸着黑给他把温度调高一点点,毕竟剧组一个两个开工干活比鸡都早,他早晨再出去,走廊里遇到个谁都不好解释,于是又摸着黑下地捡了件衣服套上,开门回自己屋去了。这会儿电已经来了,靳东回去再脱衣服,就知道摸黑穿错,T恤是王凯的。

结果他这一折腾,后半夜也没怎么睡,在床上瞪着天花板心想还不如留下。

偏偏今天戏份还多,上午拍王明在靳明宇办公室里要求辞职,一开场是王明在秘书办公室里坐着打辞职报告。两人在场景布置的间隙打了个照面,开拍前王凯也没问他昨天什么时候走的,组里人多嘴杂,乱哄哄的很不方便。

夜晚一切脱轨的行迹都在白天渐渐归于一种心照不宣的齿序里,王凯往常拍戏保持着百分之七八十的戏内体验和百分之二十的本性,但这次的剧本不一样,如果他不投入全部的心力,他就没法把感觉保持在临界点上。他第一次觉得演员是个需要太上忘情的职业,否则一旦遇到了靳东这样的人,他怎么抵挡无数个日日夜夜,戏外的朝夕相对和戏里的日久生情。

他们下午换了拍摄地点,是靳明宇送给王明的公寓,两个人并排坐着低头玩手机,他们刚吃了饭没一会儿,正是人要困的时候,靳东觉得自己真是年纪大了,一晚上没怎么睡好就脑浆子直咣荡,剧务忙着安排场景和机位,靳东把手机扔在茶几上,揉着眼睛打了个呵欠,斜着身子就往王凯大腿上躺。

王凯有点懵,把腿放平了给他躺着,靳东眼底都有点红,屈着眼睛枕在他腿上看他:“我眯一会儿,等会好了叫我。”

王凯嗯一声接着看手机,看了一会儿把手机放在腿边上,挺自觉地给靳东揉太阳穴。

剧组进进出出的人和响动都不算少,难为靳东在混乱里还抓紧时间睡着了,期间李雪和组里的人举着手机和设备拍他俩,王凯也没动,微低着头等导演拍完了,指着自己腿上的人做口型:“开始了?那我叫人了。”

靳东起来洗了个脸被叫去补妆,外面有点阴,拉上遮光窗帘就正好是傍晚靳明宇回到公寓时候的光线。

靳东换了睡衣躺在沙发上,王凯从卧室出来去摸他的脚背。他觉得自己都快要当真了,戏里王明不明白不让他辞职送给他公寓的靳明宇,戏外他也不明白昨天去而复返和他干到床上半夜又走了的靳东,本色情绪几乎是立刻被调度起来。

“现在跟我说说,为什么要辞职?”靳东接过他倒的水,看着杯子里摇晃的漩涡,非常靳明宇式的不动声色。

王凯靠过去从后面抱着他,用手指摩挲他的指节,在他耳边低低的说话,声音很有点怀旧的意思,也很甜,王明辞职的理由有很多种,他选择最挑动靳明宇神经的那一种。

如果有一天靳东也需要他这样解释,他大概会选最符合标准答案的那一个。

演戏演迷了,对不起啊东哥。

他被压在沙发上,承着靳东压下来的、几乎意乱情迷的亲吻和眼神,如果他有假想敌,那么情敌就是戏里的自己。

他们下了这场,李雪坐在监视器后头还夸了一下,说这场情绪就特别对了,很到位。

几个人本来都说约着出去吃,王凯看了看表,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瞧了一下,说外面下雨了诶。

靳东靠在沙发背上滑开手机屏幕也看了看时间,说那就不出去了,叫了让送过来就行。又隔着几道人来人往的看着王凯说,到我那边儿去?咱们喝一点。

他俩等吃的送过来,拿着一起回了房间,王凯还在自己房间拿了个开瓶器,靳东坐在沙发上倒酒,他随手翻靳东的剧本看里面的标注,剧本里夹着碟片,王凯拿出来在人面前晃晃:“东哥,你没看呀,都没拆封?”

靳东把两个杯子倒上,端一个递给他,挑了挑眉说对,这次是没看呢,以前隐约扫过几眼,看得不真。我毕业那会儿演出的那个剧,人艺当时也在演嘛,我怕受到别人的影响,也是没去看。

王凯想了想,把碟片拆了,站起来打开屋里的电视,把碟塞进去,又回头来坐在他旁边笑道:“那我陪你看一遍吧……嗯,你陪我看也行,反正今天下雨,又出不去。”

电视里片子开始放映,两个人都没再出声,王凯垂着眼点了根烟,吸了几口又摁灭在烟灰缸里。

“你可能不相信,我可真喜欢你的。”

“你可别招我哭了,你可能不知道,我也真喜欢你。”

靳东能感觉到王凯转过脸来,在荧幕的微光里看着他。他知道很多人说过王凯和刘烨长得像,他俩也确实合作演过兄弟,但十年前的刘烨和现在的王凯真的不一样,电视里蓝宇也是双眼皮,眼睛很大,几乎是有点哽咽地撇开了头,手指抵在鼻尖上。他身边坐着的王凯,却睁着那双漆黑滚圆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昏暗的灯光中,陈捍东和蓝宇分手两年后,离了婚,再次走到了一起。

“那时候我怎么会放你走的?……”

“真想抱抱你。”

靳东捏着眉心盯电视,他仰头把杯子里剩下的酒全部喝干,把坐在身边的王凯狠狠抱进自己怀里。

tbc

热度(495)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