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东凯】淬骨之火 2

rps慎入

二、上帝在云端,只眨了一眨眼

靳明宇很多年没做过梦了,但今天是个雨夜,大雨哗哗地打在玻璃窗上,他睡得不是很实,夜里有点寒,这个梦就在远处的沉雷声中渐渐浮现出来,他又回到了十三四岁的少年时代,一个人走在全然陌生的街道上,四周熙熙攘攘的全是人。 

身后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摔倒了,周围的人群都渐渐地围上来看他,像看一个怪物,他挣扎着站起来,又不知道是谁把他搡倒在地,他看到自己磕破的膝盖和手掌,他流了很多血,但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又站起来往前走,膝盖上的血啪嗒啪嗒地滴了一路。 

聚集的人群骚动起来,似乎有人高声喊着警察来了,看他推他的人慢慢的散了,只有靳明宇还在往前走,他的眼睛生得十分美丽,有极深的双眼皮,瞳仁又黑又冷,看人的时候目光有实质的硬度。 

警察果然来了,穿着制服带着檐帽,一个年轻警官看到了他,从远处跑过来牵住他的手,问他怎么了。

那模糊的面容就近在眼前了,靳明宇努力地睁着眼睛,却还是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有液体从头上落下来糊住了他长长的睫毛,他抬手抹了一把,液体是暗红色的。 

年轻警察把他带回派出所,找到队医来替靳明宇包扎伤口,队医皱着眉说这孩子的血很难止住,是血小板低吧,以后可要小心了。 

靳明宇不想呆在派出所,但是他受伤了,年轻警官又问了他几个问题,打算联系并且通知他的家人,但是靳明宇拒绝配合。 

年轻警察的小儿子王明刚刚六岁,没有人带,不得不被他带来上班。此时刚从老警察和警花的魔爪蹂躏下逃出来找他爸爸,在办公室门口探出半颗小脑袋和一只眼睛,眼睛又大又圆,几乎占了一张小脸的三分之一。 

年轻警察似乎很忙,他冲着儿子招招手,小孩子跑进来,对着他爸爸笑眯眯地挥手,我帮爸爸看着哥哥,不会让他乱跑的。 

警察揉了揉儿子的头发,说好呀,爸爸还有点事要办,你在这里陪着哥哥玩儿,要小心让哥哥不要再碰到哪里再流血了。 

小王明刚换完牙,还有一两颗没长出来,在靳明宇这样的半大少年看起来不免奶声奶气,讲话还漏风。

他一条腿踩在椅子上,看着小男孩弯了弯嘴角,眼睛里却没什么露出什么笑意,那双黑曜石的瞳孔,在白炽灯下折射出来的棱光,依然是冷的。 

小孩费劲地爬上靳明宇身边的另一张椅子,靳明宇微偏着脸看着他爬上来,他在同龄男孩子里都算非常高挑的,侧耳听了听门外确定警察已经走远,外面没有人了,长腿一撑站起来,用包着纱布的左手在王明的包子脸上揪了一把,微微弯腰看着王明:“嗨,小孩儿,你看不住我的,我要走了。” 

王明睁着圆圆的眼睛,他清澈得像婴儿一样的瞳仁里倒映着这个半大少年的背影,靳明宇看起来古怪而桀骜,配着他过于俊秀的面容有一种奇特的迷人。

那时候的王明还什么都不懂,他小小的心里只是为靳明宇的离去而焦急,他又费力地从椅子上溜下来,差点被椅子腿绊了一跤,但他全然不顾,迈开两条小短腿啪嗒啪嗒地追上去,在靳明宇转动门锁拉开门的时候,一把抓住他的手用力往回拖。 

靳明宇扬手要甩开他,一甩竟然没甩脱,他总不能把这个比自己小得多的孩子怎么样了,握紧的门把手又迫不得已地松开,回过身颇不耐烦地皱起眉头:“你先放开我。” 

王明却也是出乎意料地倔,双手拽紧了靳明宇的手腕扬起小脑袋:“我不放,除非哥哥答应不走掉!” 

靳明宇淡淡地道:“好啊,我不走,你松手吧。” 

王明点点头,谁知他刚一松手,靳明宇回身拧开了门锁。

王明扑了上去,小小的一团合身撞在门板上,办公室的木板门碰地一声重新被关上了。 靳明宇倏然从门缝里抽出手,他的手指被夹在门板里了,他提手猛地一抽,中指指腹登时刮破了一层皮,带着指骨上的血肉也迅速青紫了一圈,一滴血珠子沿着破裂的苍白皮肤沁了出来,很快便沿着指尖流成了一串。 

王明瞪着大大的眼睛,像是害怕得要哭,又有些迷糊,他牵着靳明宇的手捂着那伤口,可是没有用,鲜血不停地从两个孩子交缠的指缝间滴出来,靳明宇脸色发白地叹了口气,缓慢却坚决地要把手从王明手里抽出来。 

王明却牵着他的手指,像小狗一样舔一下上面的血迹,然后把受伤的指腹整个含进了嘴里。 小孩子的口腔里软热而濡湿,掉了一两颗奶牙,咬着也不疼。靳明宇看着他小小一只,只到自己胸口,嘴唇含着自己的手指,舌头似乎蹭过了指腹,大眼睛里眼泪一滚一滚的,噙在眼眶里就是不掉肯下来,倒没了脾气,轻轻抽出手指,嘴唇泛着白勾了勾唇角:“是我受伤了,又不是你,你哭什么。” 

王明用袖子狠狠擦了一把眼睛,又啪嗒啪嗒跑到他爸爸办公桌前,从最下头的抽屉里拿了一板创可贴,抿着嘴轻轻牵过靳明宇的手,仔仔细细地给他包在伤口上,抬头水汪汪地看着靳明宇,扁了扁嘴又要哭出来。 

靳明宇一头两个大,几乎算是好声好气地哄了他:“别哭了,我不疼。” 

王明的童音听起来黏黏的:“我知道哥哥疼,哥哥流了好多血,我要找爸爸承认错误,爸爸打我一顿,我就可以和哥哥一起疼了。” 

靳明宇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抓了一把,在梦中不安地翻了个身,窗外的无边黑夜里,暴雨下得更急了。 

他纠缠在过去的梦境里醒不过来,也不想醒,哪怕过去让他恐惧,让他隐藏自己,可他除了过去,什么都没有了,倘若没有过去,他也成不了现在的靳明宇。 
tbc

热度(442)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