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蔺靖】蓝色狂想 4

《金雀雕笼》余本❤


Chapter 4
按照萧家的规律,萧景琰虽然是个儿子,但正房容不了外室,打小就是被放养的,钱永远花不完,但是爹平时永远见不着。男孩儿们小时候也不懂得什么争宠,然而架不住兄弟们背后都有个争风吃醋母凭子贵的妈,是以萧家永远无法兄友弟恭。萧景琰自个儿在外头过得时日多些,他对风言风语是无所谓的,但容不得旁人嘴碎他妈,年轻的时候脾气极暴,一言不合就跟人动手,打完了自有人来送钱摆平。等到年纪大了些性子往里收了,不再动手,还是觉得钱是个好东西,于是自个儿也学会了直接拿着钱怼人脸上,换个耳根清净。


萧景琰小时候跟人打完了架,回头是他妈给他包扎处理伤口,当妈的心疼儿子,时常是边拾掇他就边抹眼泪,几次以后他就不回家了,改为自己去医院处理了事。


所以大晚上蔺晨把他从床上拎起来换药打破伤风针的时候,他面无表情盯着蔺晨娴熟漂亮的手势,心里不知道是什么味儿,总之挺奇怪。


“你们绑匪什么时候对俘虏都是这待遇了?”


蔺晨正往他小腿上裹纱布,浓密的眼睫忽闪一下抬起来,笑意酽酽像是某种醇郁的果子酒:“套我话是吧?”


萧景琰重新闭上嘴。


“其实入这行之前呢,我还是个医生。”蔺晨笑嘻嘻的,怎么看都像是随口胡说八道,他看着萧景琰越皱越紧的眉头,把纱布缠好了还在萧景琰腿上打个挺萌的蝴蝶结:“诶你别不信啊,梅长苏当年穿了肺的那颗子弹就我给他取出来的。”


萧景琰冷漠:“你他妈逗我?”


蔺晨啪地关上药箱,一把将他摁倒在床上逼近过来,嘴角勾着笑得又妖又痞:“我他妈不但逗你,我还要亲你,你拿我怎么着。”


萧景琰心情复杂地盯着蔺晨近在咫尺俊逸的脸,妈的长这么帅还乐意献吻其实是我占便宜呗?既然如此那就……


蔺晨拇指和食指捏着他有点翘的下巴亲了下去,长发从肩膀上刷地垂下来,舌头攫住萧景琰吻得压迫力十足,萧景琰的手抬起来扣在蔺晨后脑勺上,手指插进他头发里,指腹一下下抚摸着头皮,换来蔺晨的舌头更加深入翻搅。


萧景琰在两人唇舌交战的间隙里暗搓搓睁开眼睛,唔,睫毛真长,双眼皮真深,眼角真翘……


蔺晨在他下嘴唇上甜腻地吮了一下,结束了这个挺长时间的亲吻,手臂撑在萧景琰脑袋旁边:“我亲你你也不讨厌嘛,干嘛非要跳海跑路不可啊?”


萧景琰把手从他后脖子上拿下来,拨了拨他垂在自己脸上的头发,淡淡一笑:“我不讨厌你,但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想被你困在这儿,他们找不到我,跟我的人……包括我妈,日子都不会好过的。”


蔺晨哈哈大笑:“死心眼儿,你求我啊,求我我就连令堂一起让他们都找不着。”


萧景琰把受伤的腿架起来,手枕后脑勺闭上眼睛做大爷状:“滚,麻溜儿滚出去。”


蔺晨这回没赖着他,弯腰把药箱往他床底下一扔,滚得特别快。


梅长苏最近刚了结了几单大生意,他在北美富豪圈里挺有名,尤其是进了名流宴会,在一群金发碧眼肩宽体壮的白人里头,梅公子身材高挑秀美苍白,两道长眉斜飞入鬓,三件套外头还裹着大毛领子的狐裘,蔺晨不许他喝酒,他百无聊赖地拥着毛衣服坐在沙发上等女朋友穆霓凰的电话。他身后站着个英俊的亚裔少年,嘟着嘴,眼珠子黑漆漆地只盯着长餐桌上的食物看。


梅长苏转过头去笑着哄他,低声软语的:“飞流,等霓凰姐姐来了你再去吃东西好吗,现在先留在苏哥哥这里,一会儿倘若有坏人来了,苏哥哥可打不过他。”


少年咽着口水把目光收回来,用力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梅长苏便看到萧景琰的五哥萧景桓穿过人群朝他走过来,装作是恰好碰着的模样,极热情地大步上前和梅长苏握手:“苏先生,多亏了你的帮忙,才让我将生意从家兄手里头拿下来,家父如今对我也很是满意。今日既然遇见了,不如我做东,劳烦苏先生移步一叙?”


梅长苏拿帕子捂着嘴咳嗽两声,抬眼看着萧景桓柔声笑道:“些微小事,举手之劳而已,不敢劳动五少爷……”


他话未说完,萧景桓上前两步,将四周视线都掩在死角里,漆黑的枪管从高订西装袖口间露出一截,四周也有人慢慢围了上来,萧景桓微微抬手对准了梅长苏,含笑着一躬身:“您就不必客气了,请吧。”


梅长苏叹了口气,他说话声音好听,又低又柔,令人心里舒坦,他拥着雪狐皮裘慢慢坐起来,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外头响起一声尖利的急刹,超跑轮胎摩擦地面几乎迸出火花来,紧接着是一串凌厉的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的脆响,梅长苏身后的少年飞流单手撑着靠背越过沙发,身子凌空时已经一条长腿甩出,脚尖准准地踢在萧景桓手腕上,萧景桓手腕剧痛,枪支脱手直飞上天,飞流拧身又是一腿抡出,将萧景桓逼得在地上打了个滚,再爬起来时却见飞流摆了个防守的姿态,并不乘胜追击,这时候半空中的枪才落了下来,飞流一把接住,随手递给梅长苏防身,自己回身将梅长苏护在身后。


大门口已经响起稀稀落落的枪声,穆霓凰一身黑色长风衣,大腿外侧扣着两把柯尔特,脚踝上还绑着一把,纽约黑街的大姐头对萧景桓的手下并没有什么话好说,拔出双枪在大腿上咔地蹭开保险,一路开枪进去。就看到沙龙角落里自家男朋友倚身斜靠在沙发上,对着二楼打算偷袭的人随手开了一枪,把人打得掉下围栏,在一楼砰一声砸出一坑后,立刻被后坐力震得手腕发麻,甩掉手枪开始捂嘴咳嗽。

tbc

热度(503)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