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谭郝】金雀雕笼 7

七、糊涂地软弱当善良,你更放肆得漂亮


他们再出去的时候人群更多更杂,谭宗明搂着郝晨正大堂皇,一一给他指认过一些场面上的名人们。郝晨知道进退,一点儿不愉都没在脸上露出来。谭宗明和人应酬他就跟在后面,微低着头,他穿得正式,站有站相,看上去又乖巧又有气质,在艳妆人群中显得特别清纯。大佬们中间颇有喝多了的,醉醺醺地跟身旁人打听,谭爷身边那个小男孩儿,是哪家旗下的孩子,叫过来说说话妨事么?但很快就被他身边的花旦小生一左一后贴着,调情打趣着灌酒,喝了几杯后郝晨已经见不着影了。

大佬占不到的便宜自有更胆大的人能占,郝晨在一堆莺莺燕燕里,被喝多了的小天后牵着,抓贴面礼的空隙里在郝晨脸颊上献个香吻,耳后靠着脖子的地方留了个猩红完整的唇膏印子,弄得小孩子特别不好意思,整个人僵硬着脸都红透了。

后来谭宗明打发他把衣服先拿回车里去,郝晨才脱身出来了。逃离了纸醉金迷的晚宴和花枝招展的人群,一切被纷繁色相障眼的感知逐渐苏醒,谭宗明从包厢里迈出来时潮湿的发丝和新鲜的沐浴气息再次席卷了他。郝晨手上攥紧了谭宗明价值不菲的昂贵西装,泄愤似的百般揪皱揉搓。

不一刻谭宗明也出来了,倒进车里坐着,司机为他关上车门绕到驾驶座。车大灯在光彩斑斓的灯光里闪了闪,车子打个大弧平稳地滑了出去。谭宗明喷着酒气仰在靠椅上,随手往旁边一揽,却揽了个空。郝晨差不多整个人都缩在了另一头车门上,他瘦,虽然高挑,蜷着却还是一小团,嘟噜着脸儿根本不往旁边看,倒是把手里谭宗明的衣服抻展了,平平整整地挂在前排椅背上。

谭宗明乐了,撒娇撒痴的他见多得很,无非是睡过了便开口要东西,也都知道谭宗明高兴起来,豪宅名车随手就出去了,就格外贴着小意儿哄他高兴。像郝晨这样被他养在身边,他伸了手还不往怀里坐的,实在是罕见得很。罕见的玩意儿自然要多些兴趣和耐性,何况他待郝晨原本就不同外面的,便又伸过胳膊去,手掌朝着郝晨勾一勾,语气半危险半宠溺:“晨晨,过来。”

郝晨垂着眼往他身边挪了挪,谭宗明伸手去摸他耳边那朵色泽丰润的唇印,颜色抹开了显得糊,像一朵凋诡开败的花,暧昧不明地印在郝晨脸上,更显得触目惊心的放荡。谭宗明捻了捻手指,懒洋洋地笑:“哦,这颜色,是哪个玉女看上你了?”

谭宗明原本是打趣他的,然而这看着唇膏颜色随口就是玉女是熟女的风流做派,郝晨却听着越发着恼,他也知道不应该,但忍不住。低头看到谭宗明给他别在领子上的洋牡丹花苞,赌着气拽下来在手里攥了攥,按开车窗就丢了出去。

然后扭过头来,毫不躲闪地微抬着下巴,盯着男人看他反应。他知道自己幼稚,想讨得谭宗明全心全意的爱和全须全尾的人,却无论如何也张不开这个嘴,心里难过也只能收束着性子,演一场在男人眼里无伤大雅的醋海生波,他留着那唇吻做罪证,却换不来谭宗明一个在意的眼神。

谭宗明不在意他被谁亲了一口,倒是有些在意他的不高兴,半醉着,手指在他嘴唇上刮了一下,笑道:“这嘴都要撅到天上去了。”司机在前头打方向盘左转弯,郝晨半是被惯性带着半是自动地靠进谭宗明怀里,男人放在他身上的手也就不老实起来,一路往下不知道摸在哪里,醉醺醺地哄他:“想要什么,咱们明天买?”


不老歌:

袖底:


tbc

热度(296)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