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谭郝】金雀雕笼 1

cp:谭宗明x郝晨

一、逃避分开的孤独,情愿一起不舒服

那是一个挺阴郁的午后,屋檐滴着雨,一排孩子被带进别墅里来,有男有女。因为没有办酒会party,没有岁月织起鎏金,衣香鬓影,豪车如云,而显得太大太空,加之天气的缘故,像一座豪奢的陵寝。

而宅子里英俊的主人,就像是睡在这陵寝里的吸血鬼,管家带着上门送漂亮孩子的下属穿过门厅,像是给德古拉进贡童男童女。

可谭宗明并没有这样的自觉,他仪态端方地坐着,膝盖上搁着平板电脑,也许是在交涉生意,也有可能只是无聊得发霉,打了一局消消乐游戏。

下面遥遥地把孩子摆成一排,谭宗明眯起眼睛看过去,想起他在美国的老太太隔了十来个小时的时差,还要让人陪着看看非诚勿扰,台上也是这个样子的阵仗。每年他也习惯了,知道这些孩子都是千挑万拣上来的,调教得熟了按资质分配,日后是唱歌演电影公关做三陪,还是杀手卧底人形兵器,全看个人造化,谭宗明对这些是不太上心的,小孩子们怕得要死,他身边不缺人,并没有必要一个个精挑细拣。

来人每回必有此一问,谭爷,拣一个顺眼的留着身边伺候?

谭宗明其实是知道他们的,谁挑出来的人在他面前留着了,谁的好事儿也就多些近些。当然面子还是要给,端着不好这口的俨然,摆了摆手哈哈一笑:“这么一点儿的年纪,搁在我这儿,是他们伺候我,还是我找人伺候他?”

来人也是场子上近新来的掐尖红人,俊俏伶俐,年轻野心大,见了谭宗明也能打两句趣儿:“谭爷说笑,都是教好的,听话得很。”

谭宗明抬起头,眼神掠过去,他瞳孔漆黑,深邃得像是里面藏着海和星,是切割是吞噬,生来居上位的威仪。一眼过去只瞄过十来颗黑压压的头顶,从左掠到右,只看到了一张清楚面孔,十四五岁的一个男孩子,脸小而尖俏,时下流行的巴掌脸,两撇剑眉几乎压着双眼皮,眉毛底下的眼睛一眨,眼睛滚圆得像驯鹿,倘若那嘴唇翘起来,神情想必是甜的。但他此时没有笑,谭宗明在他的眼睛里看不到敬畏和恐惧,却看到了审视与冷,鹿的眼睛像初阳中的光斑轻盈,通往目光尽头的心房里,住着一头沉睡着还未长大的幼狮。

谭宗明把目光收回来,笑了,改了口说成,今年买你的面儿留一个。

留下了人,就也要立规矩,谭宗明把人招到身边来。前几拨里他倒是见过好些绝美的孩子,有些男孩子还未发育,肌理晶莹眉目如画,后来知道他是大老板,聪明伶俐些的,一递一声儿谭爷叫得也很甜,在漂亮孩子中间总是舒爽的,但谭宗明见过的漂亮人物太多了,原装的动刀的,假脸假胸,泥塑木偶,全无灵魂,看得有些累。

但现在站在他面前的孩子是硬的锐的,头低着,肩背却挺得笔直,身量未长成,气质却像亚寒带清冷高原山地上亭亭秀立的杉木,或者红松。更像一把枪,木质枪托,漆黑钢管上了油,握在手心里危险而冰凉。

谭宗明笑了,伸过手去捋了一把他的下巴,把人牵过来坐在他身边,说既然是我挑你来了,你就不用这么拘束,他们学什么是有任务的,你挑喜欢的去学就是,晚上就不要跟他们一起了,我让人送你回来。

孩子的下巴生得很有意思,有些翘,嘴唇和下颚尖便有了俏皮的小凹陷,正好容得下一个男人的拇指按在那里,柔软得让人想捏。

孩子睁着一双圆眼睛,显然是吃惊的,倒是终于有了些孩子模样,依然利索爽脆地回答:“是,谭爷,我记住啦。”

谭宗明嘴角带着点笑,他对这个孩子颇满意,欠着身子去够茶几上的酒杯,孩子眼色伶俐地端来双手递了,边说了自己姓名:“谭爷,我叫郝晨。”

谭宗明乐:“好沉?就你这小身板儿,好轻差不多。”

到了傍晚,别墅里吃过饭,也都知道了今年谭爷留下了一个孩子,各处明面暗里生意上的人和堂口上的都来了些,一来例行汇报,二来趁机打听这孩子模样,以此类推谭宗明口味喜好,谭宗明没让郝晨露面,让宅子里的管家把私人医生叫来,给郝晨检查了个身体,根据身体底子定食谱,又叫了人来做衣服。谭宗明素来大方,从前外头也有能哄得他高兴的,他转手便豪宅名车珠宝相送,无非各取所需,买笑付钱罢了。只是出手大方,规矩也订得牢靠,外头那些训练有素的让他高兴他十分乐意赏,但他这回要了人放在私宅里,是养个贴心贴意知冷知热的,便从一开始就和外面分割清楚了,规矩也有人告诉郝晨知道。

谭宗明这一晚上正经事没听几件,几个相熟手下倒是把郝晨的底儿给老大原原本本地交了,说这孩子的父母偷渡去美国时,曾经欠了蛇头一大笔,在美国也没捞到什么好,孩子的爷爷奶奶死后,蛇头能找到的只有这个孩子,便抓了他卖了来,算是还了债。

谭宗明是当年的亲爹无能守不住,被家族内鬼暗害,他自己也差点儿死于那场家族风暴,刚成年的谭宗明是干掉宗族里的老家伙们踩着血上位的,对所有管生不管养,养了教不好护不住崽的人没什么话可说,听了一刻就让他们都散了,自己回头去看那小孩。

郝晨倒是挺开心,正张着手站得笔直,让两个裁缝在他身上用尺量衡比划,碰着腰上的痒处憋不住地噗噗直笑,却不乱动,依旧两手伸开规规矩矩站着,谭宗明进来看他笑得有趣,也跟着笑了。

两人量完记下尺寸收了工具,陪着笑对谭宗明道:“小少爷这个年纪,身体长得快,买下做下的衣服如果按您定的数量来瞧,只怕来不及穿就不能穿了。”

“照着定的做就行,你们倒是很替我省钱啊。”

谭宗明似笑非笑地抬头看一眼,把郝晨招过来拍了拍沙发,刚才因为量身的缘故没让他晚饭吃太多,这时便让他坐在自己身边随便吃些,他笑起来更是好看,温文尔雅,颇为玩味,然而意味着他人触及了不当碰的,他语速没变,变得只有旁人的脸色。

tbc

热度(748)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