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许陈】恋人心 11(结局)

cp:许光明x陈亦度

Chapter 11

然而天还没大亮,婷婷在陈亦度房间外面敲门,边敲边叫干爹,听声音似乎快哭出来,许光明一个激灵翻起身来,穿了睡衣下床开门。

婷婷散着头发站在门口,一手拖着枕头一手抱着熊,眼睛清亮亮的,看到爸爸来开门,迷糊了一会儿,伸着小脑袋往里看。

许光明内心是崩溃的,在婷婷面前蹲下来,是平视也是遮挡了视线,柔声道:“婷婷起来这么早呀,找爸爸吗?”

婷婷扑到他怀里让他抱着,小声道:“做梦了,害怕。”但小孩子注意力很快转移了,蹭了一会儿又从她爸爸怀里钻了出来,小小只地坐在她爸爸膝盖上,问出了许光明担忧了一晚上的千古难题:“爸爸为什么和干爹一起睡?”

蹲在门口的许光明和早已醒来在床上装死的陈亦度同时感到这他妈就尴尬了,许光明昨天没喝多,还是有心理准备的,陈亦度却脸上烧得恨不得钻进床板,埋在被子里拼命挠床。耳朵竖着听许光明生平头一次对女儿说出善意的谎言:“因为干爹昨天也做噩梦了呀,爸爸来陪他。”

婷婷很懂事,在许光明脸上亲了一下,从他腿上蹦下来,抱着怀里的小熊也亲了一口,软软地道:“那爸爸陪干爹吧,我有小熊。”

许光明给女儿拿着枕头,把她抱回了儿童房放在床上,看她抱着小熊重新闭上了眼睛,轻轻带上门回了陈亦度的卧室。

许光明哄回了女儿,回转来看陈亦度脸埋在枕头里,半个后背倒露在外面,皮肤如蜜肌理匀称,臀部翘起来的曲线延伸进被子里,坐上床在背上摸了摸,凉冰冰的,又拉起被子给他盖上了,笑着逗他:“还不好意思了?”

陈亦度瓮声瓮气地从枕头里漏出声音来:“哥,我那什么……我酒后乱性……”

许光明觉得好玩极了,明明这人昨天在床上掌控欲那么强的,他摸了摸枕头里漆黑的一颗脑袋,好整以暇地揪了揪耳朵:“是啊你都乱性了,不打算负责么?”

陈亦度听话听音,他哥这语气显然不是要跟他算账翻脸的,笑嘻嘻地露出一只眼睛,对着许光明一眨,四仰八叉地把自己翻了个面,朝着人张开手臂:“lei呀lei呀我负责。”

许光明俯下身去抱他,两人挨得近,都能闻到对方身上昨夜残留的情欲味道。陈亦度抱着身上人的后背把他重新拖回被子,手指探进睡裤里去。许光明呼吸一窒,陈亦度爱极了他这样禁欲却被撩拨难耐的神情,越发在被子里把睡裤往下剥。攥着头部摸了几下,自己贴靠过去,用温热的大腿夹住。

天色慢慢亮了,太阳升了上来,灿烂细碎地透过窗帘,许光明的鼻尖挨蹭着陈亦度的脸,看着他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微的汗光,贴着他的脸喘息,舌尖一闪而过。许光明在被子里脱掉睡衣,皮肤干燥温暖地挨抱着,四条长腿绞在一处,慢慢动着腰厮磨,许光明啄着他的脸,吻掉那一点细闪的汗水,声音压得极低,气流加着笑音:“昨天完事其实就想换了床单的,但你睡着了。这样睡不舒服吧?”

陈亦度迎上来把他的话吃进自己唇舌,被子下的小腿抬起来已经挂在许光明腰上,耐不住他在外面挨蹭不进来,咬了那嘴唇一口:“幸亏你没,嗯……没多事儿,不然一会儿又要重新换……”

许光明握着他的大腿,就着昨天夜里的粘腻挺进去,那里残留着昨天被开拓过的余韵,酥痒酸软被重新唤醒,他们面对面地躺着,一切细微的表情都入了对方眼底。节奏不快,但足够舒服,许光明摸着他跨在自己腰上的腿,低声问道:“为什么我一直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就……”

陈亦度不答,闭着眼睛仰起脸喘,把自己更深地送到许光明怀里去,他们在高潮过后又睡了一个小时的回笼觉,陈亦度腰软腿软地爬下床洗澡,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倒回来趴在他哥脸边,欠欠地笑道:“我就知道你很好奇,我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对吧?”

他笑得邪性,嘴角翘翘,带了三分调戏意味,许光明居然觉得自己老脸一红,咳嗽一声摁了下他脑袋:“没大没小的。”

陈亦度没防备,被他摁进床单里去,盒盒盒地滚了一圈,趴着朝人飞个眼风。

许光明看着他的手放在不远处,修长白皙的,伸手过去牵着,低了低头叹息:“对不起……”

陈亦度挑着眉在他手背上画了个圈:“对不起我?别逗了,我一个做生意的,真的捞不着也就罢了,已经捞着了,那就做好被榨取最大剩余价值的心理准备呗。”

他笑嘻嘻地溜下床去洗澡,留下许光明在晨光熹微里回忆从前七年的点滴和每一次对视里,陈亦度眼神里蕴藉深深的柔情蜜意。

许光明在陈亦度洗澡期间,换掉了他在宿舍时用的同款床单,施施然地抱着准备塞洗衣机,然而现在陈亦度在里面。

他想了想,拉开门进去,陈亦度冲完了正在擦头发,许光明把床单塞进滚筒洗衣机,伸着手让陈亦度给他挽睡衣袖子,陈亦度压着他靠在浴室雾气腾腾的镜子上,在洗衣机的滚动水流声中,用一个长久的接吻,迎接了他们七年之后相爱的第一个清晨。

fin

热度(528)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