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御座

所有文已全文补档在AO3
戳catalogue目录即可

白龙鱼服番外 棠红棣雪

龙战于野通贩链接❤


龙战于野世界线顺序:

少年心事当拿云白龙鱼服→棠红棣雪→龙战于野之金沙滩龙战于野


萧景琰再次带了人赴北美时,赵启平在UCLA已经读大三,上回过来是私下行动,为了不露行迹只有徐安跟着,故而赵启平虽然知道自己亲哥是什么身份,却并没有见过他在国内的声势和排场,萧景琰认下他的时候颇透露过一些,见他对国内家里的事反感,便也按下了没有多提。

然而这回情况不同,这年头黑帮上层已经开始搞全球合纵连横,谈生意都要走合法程序,人模狗样地定期组织峰会洽谈,相比之下在本国反而没有这么多规矩。萧景琰是实打实的手上沾血出身上位,对鬼佬折腾出的花招素来嗤之以鼻,倒是在加拿大的四叔劝过他几回。

四叔是个聪明人,萧选当年上位时他就跟亲哥表示自己胸无大志,早早带着自己的那一份家产到加拿大定了居。萧景琰早年不得势,他也远远的瞧着按兵不动,瞧上去跟任何一个侄儿毫无往来。萧景琰最后打算动手时才隐秘地去拜见过他一回,四叔言而有信,在外围替他安排得周全妥帖,使萧家在那次爆炸案中全无活口,尸骨不留。

萧景琰这回来得声势浩大,除了徐安随行,剩下的各个集团和堂口主管,秘书翻译,手下保镖,装了两架私人飞机,先到温哥华和四叔见了面,参加了几场聚会,就说要到洛杉矶去看赵启平。

四叔听说他竟然把当年失散的弟弟找了回来,回想起来十分唏嘘感慨,也说要来见一见孩子,按照国内的规矩,还要封个红包。

萧景琰笑道:“四叔既然要去看看,我就不另给您安排住处了,前年我来的时候就置了一处房子给他,一家人一起住上两天,我们陪着四叔也热闹些。”

四叔也笑道:“你可不要给我讨嫌了,我一个老人家,去打扰年轻人做什么,我在洛杉矶还有些人要给你引荐,用去的时间可也不短啊。你不要管我,都交给我来安排,在这里我才是地主。”

一行人到洛杉矶后,萧景琰安顿了手下人,让列战英带一拨人回国,自己随身带了徐安,和四叔一起先去看赵启平的小别墅,又出来。四叔在北美人脉颇多,叫了几个自己人作陪,先陪着用过下午饭,又替他选了几个地方消遣。

萧景琰跟在四叔的车后面上了林肯,顺手往脸上扣墨镜,徐安开车,萧景琰拍了拍他搭在变速杆上的手:“这一路过来,我总觉得四叔有话跟我说,但他始终没开口,我也就不好多问。”

徐安微微偏头想了想,看着萧景琰的神色,突然心思一动,笑道:“依我看来,他其实不大相信七爷您能真正善待小九爷,所以想要劝劝,又怕不合时宜。”

萧景琰冷笑一声,像是倦意横生一般向后靠去,淡淡地道:“四叔那时候乐意帮我,这几年疏于走动,他反而担心起来。不过他担心得有理,萧选上来之后是怎么对待兄弟的,我自己几年前又是怎么对待兄弟的,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徐安含笑着瞅他一眼:“那是他没见过您怎么对小九爷的。”

萧景琰啧了一声,抬手就在他耳朵上揪了一下:“差不多行了啊,怎么还吃平平的醋呢。”

一时间到了酒店,徐安干净利落地减速停车,抿着笑回嘴道:“这可不怪我,小九爷自己都说了,知道的那自然知道是您弟弟,不知道的还当是情儿呢,谁让您使的都是泡情儿的手段了。”

萧景琰伸手就去薅他,徐安已经敏捷地打开车门钻了出去,钥匙交给门童,又绕到右边来替他开门,四叔也带着人从车里下来,站在前头不远处,萧景琰当着四叔毕竟不好太过轻狎,抬手在徐安后腰上捏了一把,低低地笑道:“真是出息了你,就知道跟我顶嘴。”

萧景琰陪着四叔喝了几杯,四叔的人在俱乐部里专用了一间贵宾室,外头是泳池和运动水吧,休息区里是红酒雪茄吧,徐安坐在靠门的茶座沙发上,里头已经摆开桌子铺开筹码打起麻将来。

徐安耳朵很好,坐在门口听着四叔的声音混在里头稀里哗啦的洗牌声中笑道:“景琰,你现在当家了,能自己拿主意,不要让四叔觉得自己当年押错了人。”

萧景琰面门而坐,半个脸正对着徐安,烟雾迷离里一手拈雪茄一手摸牌,烟雾迷离里微微一笑,食指曲起烟灰一弹笑道:“四叔当年押没押错人我倒不知道, ”随手将面前的牌啪地推开:“不过现在押得肯定不对——清一色。”

四叔哈哈大笑地将手边筹码推了出去,这几人虽然人不在拉斯维加斯,用的筹码也是最小一万一张,萧景琰也不推让,尽数收了筹码,坐在四叔对面年过半百的老亲信笑道:“七少爷,不如您歇歇,请您带来的那一位下来玩玩?”

这时徐安正好接了电话,电话那头正是刚下了课的赵启平,笑嘻嘻地问徐安要个定位,徐安也笑着应了,刚想挂了电话给他发过去,赵启平在那头脆生生的喊:“哎别挂别挂!”

徐安笑道:“小九爷还有事?”

赵启平把包甩上左肩下楼,手里转着车钥匙笑道:“我哥怎么不接我电话?”

徐安站起来走到外头咖啡座里坐着,压低了声音道:“这儿有个老人家生怕七爷亏待了您,正逮在里面教训呢,小九爷若是再不来救,七爷可算是白疼您了。”

赵启平龇牙一笑,表情俏皮得像万圣节橱窗里的南瓜布偶:“是嘛,那我可得赶紧瞧瞧这热闹去,申请带上我男朋友一起吃瓜。”

徐安接着电话,又听到萧景琰在里头叫人,便笑着站了起来,跟赵启平说了快来,就挂了电话进去。萧景琰把手边的空杯递给他笑道:“谁的电话,四叔让你来玩儿两圈。”

徐安接了杯子立在萧景琰身后欠身含笑道:“四爷,我就不上了,不大会,您想喝点儿什么,我去预备。刚才是小九爷来的电话,说已经下课了马上就过来的。”

tbc

热度(293)

© 黑色御座 | Powered by LOFTER